你的位置:日日日BBB > 卡通图片 >
“相声之争”,无论理由说得多么好听,最终也无非是名利之争罢了
发布日期:2022-08-09 06:53    点击次数:76

通过观察,老青年发现那些想让德云社垮掉的人,用的大致有两个方法,一是对郭德纲进行打击,另一个则是从德云社内部进行瓦解。

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看一看就知道了。

在一方面仍然继续着以低俗概括郭德纲所有相声的同时,针对德云社主要成员的“动员”一直以来也并未停息。比如最近就有人对岳云鹏显得特别的“关心”,他们劝小岳岳,说什么“如果不离开德云社永远是仰人鼻息,只有另立山头才能是自己靠自己挣饭吃,不然怎么努力都是别人赏饭吃。”

互联网大世界,我们无法知道像这样的话是出自什么人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是随意有感而发还是完成着什么样的任务。

如果是有感而发,便是笑话一个。而如果是为了什么样的任务,比如发这样一段话可以得到五毛一块一块五的奖励,那么这就等于是在煽动策反德云社主要成员了。

他们为什么要策反岳云鹏?很简单,因为岳云鹏是如今德云社的台柱子,是郭德纲用心血培养出来的爱徒。其位置与作用,不亚于当年的何伟和曹金。

而知道曾经“德云风波”那段历史的朋友们也知道,何伟当年就是被一些承诺策反的。

当年的策反目标为什么是何伟而不是岳云鹏?因为那时的岳云鹏对于德云社来说,作用还微乎其微。

如此一说,您是不是也有所感慨:某些人为了搞垮德云社,用心是多么险恶与恶毒了吧?

几年前,某场演出,张云雷返场唱《探清水河》,现场观众挥舞荧光棒,某媒体抓住这一点义正言辞地指出“这是不尊重传统艺术”。

这个帽子扣得不小,一时间让年轻的小辫儿有点发蒙,在接受采访时言语之间道出了自己并无此心,却半句没敢回怼。

不过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了,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态度,对某媒体进行了回击。

至于是哪家媒体,各位查询一下便知,大体来说近些年煽风点火,制造流言蜚语的事情做过不少,好事没有做过几件。

观众拿荧光棒看相声是相声演员不尊重传统艺术?

难道今后的相声剧场大门口需要竖上一块大牌子,写上“带荧光棒不得入场”的提示语?检票人员得对观众进行搜身,一边搜还得一边解释:各位别带荧光棒啊,要不然我们的演员就不尊重传统艺术了!

果真是欲加之罪,咳嗽一声都犯天条。

对于相声圈内之争,有人认为是艺术理念之争,而在我看来,这只是表象罢了。

在这里,我还得拿张二愣举例。

其实在没有因为看别人家小媳妇倒尿桶而从树上掉下来之前,张二愣并不愣,那时候我们班考试,他姐张雅第一,我第二,他第三。

为了拿到第一,二愣居然把跟他奶奶学会的“巫术”都用上了,把我俩的名字写在了鞋垫里,成天踩着。

幸好他奶奶本来也不会什么真巫术,到了他这里就更是瞎胡闹了,若不然,我俩没准就真倒了霉了。

再举一个张雅的例子,她比我总成绩好,但语文却差点事,作文总写不过我,她很生气。

有一天,年少无知的她居然找到了校长,说以后语文考试能不能去掉作文这一项。

校长当时都蒙圈了。

张雅的想法很幼稚,但用意却很成熟,我做不来的事儿,大家最好都不能做。她建议取消作文考试,换成相声圈的某些现象就是,我不会的,你们也不能会,即便会,也不能使。

传统相声里的很多功夫,半路出家的艺人已经失去了补习的可能,正因为如此,像《探清水河》这样的小曲儿,才被定义为了小黄曲儿。

在我看来,这个源自于民间的,为了吃口饭而发明的逗乐子的玩意儿,它的根已经注定了它永远成不了阳春白雪,就像歌曲里的《小芳》,她的美就在于淳朴与纯真,如果非要让她穿上华丽的长裙,戴上金色的假发,蹬上晃眼的水晶鞋,只能令她变得不伦不类,甚至成为一个笑话。

从艺人的角度来说,大家都是一个行当里的人,学的也是一门子手艺,就像二愣张高和他姐张雅,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孪生兄妹,谁能比谁高雅多少呢?

说白了,无论理由说得多么好听,无非都是名利之争罢了。

有了这个论断,那么为什么说看相声不能带荧光棒,为什么岳云鹏被建议另立山头,为什么说“郭德纲的相声害了一代人”,诸如此类的说法也就顺理成章了。其目的也就明朗,某些人的险恶用心也就昭然若揭了。

发布于:重庆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日日日BBB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