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日日日BBB > 新闻热点 >
顶住白眼,这女明星一脱成名
发布日期:2022-08-05 10:32    点击次数:201

有三个特别"不知好歹"的女演员,分别来自湖南、贵州和云南。

她们放着日薪 208 万的内娱不待,跑去已经没落的港圈,要么宽衣解带拍性爱场面;要么被拳打脚踢,落下一身伤。

香港那些片子啊,全部投资加起来,最多也就 300 来万。前些年,大 baby 这种花们坐摄影棚里,抠图一天半就能挣回来。

300 万总投资,再分到女演员头上,可能还买不起李湘冰箱里的半袋冬虫夏草。

这三个内地女演员,放着捷径不走非绕远路,你们觉得是为什么呢?

嫌钱多烫手?立志要做穷艺术家?或者单纯是个棒槌?

都不是。这不是什么淡泊名利,不食人间烟火的王传君式的故事。

这三个人就是挤不进高贵内娱圈,还偏偏不自量力非得挤的边缘人。

是穷酸的香港片,接纳了她们。

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春夏、曾美慧孜、刘雅瑟。

人手一座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奖杯。

多讽刺,现在只有在穷掉渣的香港电影和金像奖里,才能认识几个演技好的新面孔。

多数内娱观众,在她们拿奖的那个晚上,才第一次听说这三个名字。

她们都是小镇姑娘,都没上过中戏北电军艺上戏什么的。

不读表演系不等于没演技,但一定等于没人脉关系。

录取通知书和毕业证书不是演技质检证书,中戏之耻唐嫣,北电最美考生古力娜扎都可以作证。

它们更重要的功能是名利场门票。

拿到这张门票,才有在圈子里说得上话的师父、师兄、师姐弟妹,领你进门。

像海清,成名作《双面胶》,就是班主任黄磊帮推荐上的。

巩俐就是再天赋异禀,如果不是上了中戏,也不会认识去她们学校找演员的张艺谋。

当然以前几大表演系的门,还会对寒门子弟敞开。

比如牛光闪闪的中戏 96 班,刘烨、章子怡、袁泉、秦海璐 …… 入学时都是家境普通的穷小孩儿,入场券是上学以后才拿到手的。

现在内娱没收了"表演系"的发票资质,几个名校招牌彻底变成了招牌而已,供在高考前就已经成名的二代或者童星镀金用。

素人学生,也许零星还有。但基本上入学前,哪几个就已经进了圈,上完四年大学后,在圈里待着的,还是哪几个。

科班都没法给平民提供机会,更别提读不上科班的。

内娱关上门,在小圈子里玩击鼓传资源游戏的同时,国产影视渐次消灭了劳苦大众。

这里面有审查的原因,但也很难说不是因为内娱人和平民之间的距离,远到足以产生生殖隔离。

影视剧都不拍边缘人了,拍影视剧的影视圈,自然也不给边缘人机会。

刘雅瑟、春夏她们,假如不去拍大尺度港片,能出头的几率,可能比四字的不知名室友考上国话编制的几率还低。

抱团排外不只是内娱专利,港娱、韩娱也没好到哪儿去。

八十年代,金像奖影帝的平均年龄还是 37 岁。

2010 年之后,平均年龄已经涨到了快 50,今年拿奖的四大爷谢贤,以 85 岁高龄,再次拉高了这个数据。

这等于二三十年来,拿奖的几乎都是同一拨人。

大名鼎鼎的韩国忠武路,来来回回也都是那老几位的脸。

抱团的根本原因,还是饼不够大,所以只能关起门来自己人分着吃。

这是小地方的天然劣势。

可内娱市场,明明看起来是人家的好几倍大,现在也越来越封闭,大概也是这个圈子生产力衰败的表现之一。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国产影视剧产量连续四年下降,前段时间,电影还被划定为"特困行业"。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圈子走向"贵族世袭制",都是大势所趋。

娱乐圈当然也只是大社会的缩影。

不过港圈再落寞、再穷酸,也接纳了几个内娱边缘人。

因为他们还可以拍边缘人。

春夏的获奖角色,《踏雪寻梅》里的女主, 是个内地新移民。

她跟着妈妈到了香港。她妈去香港的方式,是嫁给当地的穷老头儿。

老头儿只能帮她拿到身份证,想赚钱生活,还得去老派夜总会卖唱卖笑。

春夏在学校里被老师带头排挤。回到家里,老妈对她非打即骂。

走出门,满眼花花世界、物欲横流。关上门,又是逼仄到闷死人的公屋。

15、6 的少女,还长得漂亮,想要很多钱和很多爱,从而找到她在这座欲望都市里的存在感。

女主一步步堕落成援交少女,这条路最终带她走向毁灭。

春夏演这片时,22 岁,已经打过好几年零工。

之前也在国产剧里打过酱油,《踏雪寻梅》导演翁子光最早认识春夏,就是在一部湖南台自制剧的视镜现场。

《踏雪寻梅》拿了奖,让春夏留下了一个经典角色。

得了个好结果,但事实上,这片根本不是好饼。

导演没名气,还要全裸演情欲戏,投资七拼八凑,拖了好几年才凑出来。

跟春夏同龄的杨紫、迪丽热巴们,根本不会接。

曾美慧孜和刘雅瑟也差不多。

曾美慧孜的获奖电影叫《三夫》,她演的女主,是个智力残疾的女性瘾者。

再加上各种不可说的隐喻,具体不展开了,总之尺度大到导演陈果最早想找 AV 女优来演。

刘雅瑟刚刚拿奖的角色,是《智齿》里的街头女混混。

一个孤儿、干过各种违法乱纪的事,闹出过人命,进过少管所。

不是被变态杀手凌虐,就是被寻仇的警察拳打脚踢。

她俩比春夏的情况还极端。

春夏 2015 年拿奖,当时还只有 23 岁,正赶上内娱流量大势,人又年轻,也不能断言她没演《踏雪寻梅》就一定红不了。

而曾美慧孜现在的官方年龄是 34 岁,刘雅瑟 33 岁,靠港片成名以前,都已经在内娱当了十来年边缘人了。

春夏的获奖感言是,感谢香港电影让她有饭吃,有梦做。

而那两个另类 85 花又加上了一句:好几年接不到戏,如果不是被选上拍了这么个小成本电影,可能早就改行另谋出路了。

底层出身,十几年摸爬滚打摸不到门。

曾美慧孜对《一条》记者讲过一个故事,采访原文是:

曾经有一次参加一个活动,我遇到一个前辈演员,想跟对方打招呼,只是想打招呼而已。但是我还没开口,对方就毫不客气地说"你让一让",当时确实有点尴尬。

刘雅瑟还说过以前在饭局上向某个导演自我介绍、求角色,结果对方只想拉她去睡觉。

白眼受过、冷板凳坐过,甚至还遇到想潜规则白嫖的。

也许总是睡前心灰意冷,醒来又不死心,就在她们要放弃的最后一刻,香港电影伸出了手。

也是有可能拉她们上岸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要死命握住,所以要全力以赴。

刘雅瑟求搭档演员,要打她就真打,不用客气。拍了两个月,没有一天不带新伤收工。

曾美慧孜为角色增肥 40 斤,内分泌紊乱到不来月经。

我推荐所有人去看她们的电影。

哪怕你对电影里的故事兴趣不大,但也一定可以看到一股用力感。

那是专属于社会最底层的女性,偏不认命,偏要在悬崖边撑住身体,不让自己掉下去,咬紧牙关,再从骨头缝里喷薄出的生命力。

在所有采访她们的视频或者文章里,总会出现野生、野性,或者民间演员这几个标签。

都是驯化、官方和高贵的反义词。

不管香港电影还剩几口气,至少还有一口是留给底层边缘人的。

光凭这一点,就值得为他们再续几秒命。

最后分享一句刘雅瑟,内娱最后的民间女演员,最触动我的话:

我 20 岁时就幻想过自己可以拿奖。现在我 30 多了,有点晚,但没关系,这是一个奇迹。



Powered by 日日日BBB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